自我的价值

Ghostzhang 发表于

渐渐发现每年的7、8月份就是一年中最忙的时间段,比过年还忙。而且这段时间也总会有一些想法冒出来,可能是因为年会快到了,逼着自己要去想一些东西吧。

看标题又是聊『价值』,已经7年了,还在迷茫吗?人生是一个不断思考的过程,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,每一次的思考都可能会引发新的问题或答案。

前不久参加一个论坛,又听到了tony提起2010年的『 30岁以后,还能不能继续写代码?!1 』这个话题,突然才发现,对于职业发展这个问题,已经有些时间没有去思考了。自从过到财付通,带团队已经成了日常工作,平时自然也就更多的关注团队管理的问题,对于『技术』的关注度也就没有以前那么高了,那还能算是一个『技术人』吗?好像做『技术』的人都有这种类似的『与非心态』,非0即1。这是个自我定位的问题。

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,最先给自己画的圈是什么?正如原想把标题定为『 重构的价值 』,就把自己圈在了『重构』这个圈里,同样的『技术人』,就已经是把自己圈在了『技术』这个圈里。而更高一级的思考,是『人的价值』,或者说『自我的价值』!好吧,变成了一个哲学问题。

事实上如果跳不出『技术』,是无法产生更大价值的,很多成就的背后是需要非技术能力的支持,所谓的软技能。『技术』只是一条路,由于个体的差异,所选择的为社会做贡献的一种方式。也就是说,你会觉得迷茫,是因为你没有找到一个自我认可的大目标、大方向,也许结果是一样的,但我们更应该享受过程。

写着写着已经10月了,中间断断续续看了些东西,比如《冲上云宵2》,在第12集里有一幕:

以泰回夏晨家後,发现父母竟然在屋内等自己回来,原来以泰的父母一直反对自己的儿子做飞机维修员,并想以泰投考机师,但是以泰认为成为飞机维修员比驾驶飞机更有成就感,最後不欢而散。

『页面仔』与『维修员』,同样是要求对工作严谨、要有高度的责任感,也同样是做着幕后的工作,需要强烈的自我驱动力及对工作的热爱。

又比如『大黄鸭之父』,鬼才艺术家:弗洛伦泰因·霍夫曼(Florentijn),荷兰艺术家,以在公共空间创作巨大造型物的艺术项目见长。代表作品包括“胖猴子”(2010年在巴西圣保罗展出)、“大黄兔”(2011年在瑞典厄勒布鲁展出)、大黄鸭(Rubber Duck)等。他的作品为人们广泛认知,材料的大众化阻挡不了其作品的宏伟。他的作品使用特定的材料,具有重要的意义,因为用当地的志愿者可以轻而易举收集与雕塑。雕塑材料当地化也是作品的核心。

像胶袋做成的鼻涕虫:
鼻涕虫

2012年,霍夫曼在法国 angers城 accroche coeurs festival节日里用4000个塑料袋做了两只巨大的蛞蝓-俗称“鼻涕虫“。

还有用拖鞋做成的胖猴子:
Fat Monkey

《Fat Monkey》上万双人字拖组成的“胖猴子”,仰头栽在巴西圣保罗的公园里

平凡与否,在于你对自己的认知与定位,人无完人,与其花时间在改善缺点,不如把时间用来接受自己、找到自己的优点并努力发挥它,即将不再平凡。

  1. 关于职业化中提到 

评论列表